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年轮兮老者、博客矣犊仔

犊子与老者。--------------诚交天下客、勤添友谊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文革中的上海商品供应细事(8)  

2013-01-10 20:26:24|  分类: 文革中的上海细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洗被子

曹丽华 新民晚报 2011-02-18

现在家家户户都有了洗衣机,洗床单被套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。但在我小时候,过年洗被子却是一件很大的事情。

那时候没有洗衣机,所有的东西全靠手洗。要过年了,家里的被子要洗洗了,就盼着年前有个大晴天。洗床单被里的那天要早早地起床,在房子外面空地处的几棵大树之间拉起晾被的绳子,以免被别人占了先,到时找不到地方晾。早起的另一个原因是,那时大多数家庭一条棉被就一个被里和一个被面,没有多余的,洗了的被里晚上还要用,所以当天洗,一定要当天干。起床后将要洗的被子拆了叠齐了放水里浸着,因为被里浸水后很重,用手搓很吃力,所以那时候很多人家里都有一块洗被子用的木板。然后将浸过水被夹里放在木板上用板刷一点一点地刷,比较脏的地方多刷一下,刷好后翻个身再刷其他地方,全部刷好后漂洗干净就要拗干晾了。但是一个人拗不动并且拗不干,要两个人分开站,各拿所洗被里的一头往相 反方向使劲,将被子拧干,然后就可以晾到早已拴好的绳子上了。以上这些事一般要在早上九、十点前做好,否则会耽误晚上睡觉了。到了下午二三点钟,晾晒的被子基本干了,晒着的棉被和洗过的被里被收了进来,开始缝被子了。缝被子算是一种技术活,会不会缝,缝得是否服帖是检验一个人是否心灵手巧的试金石。

那时我只有十几岁,就已经开始帮父母干这些事了,大冬天里在户外洗被子,两只手冻得像胡萝卜,通红通红的,不过洗得用力,时间一长就不觉冷了。晚上睡在洗过的被子里,暖暖的带有一股太阳的味道,真是好舒服呵,这一天的辛劳就算有了回报。

后来有了洗衣机,开始是单缸的,然后是双缸的。但住房还是原来的住房,洗衣机在使用前要将它搬到水龙头处,洗完后要再搬回原处,也很费时费力。再后来住上了独门独户的房子,洗衣机被放在固定的地方,想洗,只要把衣被往洗衣机一放,到时洗衣机会提醒你将洗好并且烘干的衣物取出即可。

现在的生活真是方便。不过我仍不时会想起以前过年洗被的往事。

六十年代的年夜饭

2011-02-02金永康 新民晚报

我长期生活在远郊的一个镇上,对于上世纪60年代至改革开放一段时间内年夜饭吃些什么记忆犹新。我将年夜大菜概括为老四样:一是油豆腐嵌肉,二是一碗红烧带鱼,三是一盆白斩鸡或酱鸭,四是线粉汤,大抵如此。除此四样,配以炒青菜白菜肉丝之类,便是一桌难得吃到的年夜大餐。不过,当时油豆腐、带鱼等物,还都是凭票供应的,而且有大户”“小户之分,若人丁兴旺的,可分到冰冻带鱼2条,少则拿到1条。冰冻鸡鸭也是如此,大户可分到一只大公鸡,小户可能就分到一只小种鸭

十几岁的我很垂涎老笋烧肉,然而笋干是分配给烈军属的。当时商店里难见一粒花生米,乃至1980年我和几位同事去石化城玩,中饭时在一家饭店吃到一盆花生肉丁,我连呼真香啊,那一时期的物资匮乏程度可见一斑。

买肉皮

2011-02-02 史美龙 新民晚报

小辰光吃年夜饭,三鲜汤常常是餐桌上的主角,啥叫三鲜?油炸过的肉皮加上肉丸和蛋饺,用文火煮成一砂锅汤,再放些黄芽菜,一家门团团围坐喝得热热乎乎,年也过得滋润。然而在样样凭票的年代,肉皮是上海乡下头农户屋里厢的稀罕物,到过年辰光才能凭票买到一份。有一年,农户的运气不好,年货里肉皮消失了。

我家是农户,过年缺少肉皮,心里自然有些挖塞。为此,大人走东家穿西家打听买肉皮的门路,好让过年有点改善。隔壁小伙伴阿根是个小灵通,亮灯时分,伊端着饭碗头来讲:明朝下半日,军大菜场有肉皮买,全部不凭票。怕我不相信,伊居然口口声声赌咒:假使有半句骗人的话,就从门口爬到村东头的小河浜旁边。

军大菜场是为第二军医大学家属区服务的地方菜场,货源充足,多余的副食品经常让赶巧的外头人买到。但临近春节会不会让大家碰到好运,还真有点将信将疑。

第二天,虽然阳光灿烂,但到了中午路上冻土还没有融化。我和阿根踩着硬邦邦的泥土,赶了半个钟头路到军大菜场,果然早有先知先觉者在肉铺前挨个排起了队伍,所幸人还不多。天气真冷,我们在原地跺脚取暖,等着肉铺开秤。不一会,人越来越多,我和阿根被人流挤到队伍中间。好不容易等到开秤辰光,想不到的是前方突然有人叫道:今朝肉皮无货,回去啰。顿时,前胸贴后背几百号人的队伍像散了架。阿根呆呆看着我,惊诧之余又不乏尴尬和歉疚,看样子伊回去后要履行昨日傍晚诺言了。

阿根嘟嘟囔囔地走出菜场,我迟疑半天刚要举步离开,不料肉铺里间铁门哐当一声打开,胸前系着蓝围单的售货大叔探了探头,吹着口哨慢悠悠抱出一筐肉皮。我眼前霎地一亮,扭身奔向柜台,岂料塑料鞋底一滑,摔了个啃泥地,下巴和手掌顿时涌出血丝,痛得钻心。等爬起来,肉铺前已挤满黑压压的人群,而且个个比我高出一头多。我忍着疼痛想挤到乱作一团的柜台跟前,无奈力不从心,只能在一边观战,眼巴巴地望着人家喜滋滋地买好肉皮离开。

快来快来,排在我前面。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转眼一看,是阿根冒了出来,伊的位置与柜台伸手可及。我来不及多想,闪身挤在阿根前面。很快轮到我,花2元钱买下了一份3斤多的油炸肉皮,顾不上油渍渍的,抱在怀里夺路而走。

在菜场门口,我等着阿根,不一会伊空着两手走来。我问怎么回事,伊叹了口气。原来,我离开后风云突变,已经买过肉皮的返身过来冲进队伍想再买一份,造成秩序再度混乱,阿根被挤到一边。轮到伊的辰光,恰好肉皮告罄。

回到屋里厢,母亲一边在我下巴和手掌涂上红药水,一边夸奖我为全家过个开心年立了大功。但一听我讲述买肉皮的经过,不禁皱了皱眉,随后把肉皮分成两半。我好生奇怪,因为吃肉皮的辰光还没有到呢。母亲笑着说:这份肉皮要是呒没阿根侬也买不到,应该讲伊的功劳比侬还大,分出一点来,好让伊拉过年也能吃上三鲜汤。再说,好心应该有好报啊。

三鲜汤还没吃,鲜味已在嘴里盘桓,我拿起肉皮赶紧朝阿根屋里厢走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